第七章  西汉

                          第一节  汉高祖

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4年(公元8年以后,实际是王莽的新朝),是我国历史上的西汉时期。西汉的第一个皇帝,就是汉高祖刘邦。

公元前202年十二月,汉王刘邦在垓下一战大败楚军,霸王乌江自刎,西楚差不多平定,只有鲁城。汉王用张良之计,厚葬霸王,鲁城也归顺了。汉王还封项伯为侯,赐姓刘氏,对项家的人都不予办罪。

临江王共尉(共敖之子)不肯投降汉王,汉王派卢绾和刘贾去征伐,共尉被俘,汉王把他斩首。汉王又夺去齐王韩信的兵权,以他是淮阴人为理由,改封他为楚王。

公元前202年二月,诸王联名尊汉王刘邦为皇帝。汉王在汜水(在山东菏泽县西南)登基,称汉高祖,立吕后为皇后,公子刘盈为太子。刘邦虽在公元前202年登基,但西汉的年代从项羽立刘邦为汉王那一年即公元前206年算起。

高祖登基以后,分封了八个王,就是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韩王信、赵王张敖(张耳之子)、燕王臧荼、长沙王吴芮、闽越王驺无诸(越王勾践的后代)。除了分封这八个王的土地以外,其们地方仍旧照秦朝的制度设立郡县,由朝廷直接派官吏治理。汉高祖分封诸侯,在当时是必要的措施,不这样做,就 不能笼络住灭楚的功臣,也不能换得统一与和平。

汉高祖出身平民,懂得农民阶级的疾苦,又当过亭长,懂得地主阶级的统治方法。统一中国以后,他立即着手制订与民休息的各种制度和措施。他令萧何定律令,韩信定军法,张苍定历法及度量衡程式,叔孙通定礼仪,汉朝的制度很快建立起来。他还听从娄敬的建议,把国都从洛阳迁至长安(今西安)。萧何做相国,提倡俭朴,处理政事,完全按照律令。秦项大乱以后,人民饱受战祸,穷苦已极,在一定的律令下生活,自然感到安定。高祖还下诏书,号召人民各归各县,恢复家园。禁止官吏奢侈腐化,更不准官吏随意鞭打、杀戮农民。此外,又制订优厚官员的政策,使大小官员都能尝到甜头。

汉高祖做了这些事以后,又想到项羽还有些残军势力,不及时收服,将必有后患。他得知齐王田横带着五百多人逃到一个海岛。即派人传令赦免他的罪,只要他们回来,就可以封王封侯。田横先带两随从回来,到了户乡(在河南偃师县西)驿舍,自觉羞耻,刎颈身亡。两随从捧着田横的头去见高祖,高祖将他礼葬(田横墓在河南偃师县西),两随从亦自杀。在岛上的五百人,听说田横已死,亦全部自杀。田横他们居住的海岛后称田横岛,在山东即墨县东北。

季布从垓下逃亡以后,躲在朋友周家的家里。后来又投奔侠客朱家。朱家去见夏侯婴,夏侯婴向高祖说情,高祖免了季布的罪,拜他为郎中。季布的异父兄弟丁公闻讯,也来见高祖。丁公在彭城一战放跑过高祖,自以为有功,不料高祖却因他不忠而 把他斩首。

钟离昧从垓下逃亡以后,投奔了好友韩信,这事后来被高祖得知,韩信害怕高祖惩治,决定把钟离昧献出。钟离昧闻讯,只好自杀。

项羽的残余势力死的死,降的降,高祖放下一桩心事,但自己封的王却也蠢蠢欲动。燕王臧荼首先造反。高祖只好亲自领兵征伐,杀了臧荼,平定燕地,立卢绾为燕王。

韩信除了窝藏钟离昧,还被人告发招兵买马,准备谋反。高祖打算领兵征伐,陈平规谏说:“韩信十分勇猛,只宜用计擒拿,皇上不如假装巡游云梦,让诸侯到陈城来朝见,到时就可以把他捉拿。”高祖用陈平的计策,果然捉住韩信,把他带到洛阳。但韩信一来功劳大,二来也没有造反,处治了他怕惹出乱,高祖就把他降为淮阴侯。

由于帮着高祖消灭项羽的功臣很多,现在天下统一,那些功臣都想封侯,高祖怕他们造反,只好把重要的功臣都封了侯,著名的有侯萧何、淮阴侯韩信、平阳侯曹参、绛侯周勃、汝阴侯夏侯婴、舞阳侯樊哙、颍阴侯灌婴、户牖侯陈平、安国侯王陵、曲周侯郦商、堂邑侯陈婴、阳夏侯陈豨、辟阳侯审食其;高祖想厚封张良,张良推辟,只要封留侯。

开国之初,高祖忙于应付内乱,却忽略了边境的防范。匈奴单于头曼,因宠爱一美人,立她为阏氏(皇后)。头曼想杀死太子冒顿 ,立阏氏的儿子为太子。他派冒顿到月氏国做人质,然后发兵攻月氏,月氏要杀冒顿,冒顿逃回。他恨父亲借刀杀人,便发明一种响箭。他下令,只要他射了响箭,亲兵都得向同一目标射去。公元前209年,有一天,他和父亲头曼单于一起打猎,他用响箭 射头曼,他的手下人一齐都射去。冒顿杀了父亲,自立为单于,屡犯中原。公元前200年,冒顿单于率领40万人向南进攻,一直打到太原,围住晋阳。韩王信投降了匈奴,做了冒顿手下的大将。

汉高祖亲率大军去跟匈奴作战,冒顿假装败退,高祖挥军追击,不料最后被冒顿包围在白登山(今大同市东)。汉军被围数天,无法逃出,内无粮草,外无援兵。还是陈平想出一计,他叫人拿着黄金、珠宝和一幅美人图去 私见阏氏,说:“汉王准备投降,把这汉朝美女送给单于。”阏氏怕那位汉朝美女将来夺去自己的地位,就劝冒顿退后,高祖才得以逃脱。

匈奴屡犯边关,使高祖甚为头痛,娄敬献和亲之计,高祖觉得可行,打算把鲁元公主嫁给单于。鲁元公主是吕后所生,吕后不答应,匆匆把她嫁给张敖。张敖原是赵王,因赵相贯高、大夫赵午想行刺高祖,张敖受连座,废去王位,改为宣平侯。高祖见大公主已出嫁,只得找个后宫所生的女儿充当大公主,由娄敬送往匈奴。娄敬又建议把六国贵族、豪强和各处大族搬到关中,既可开垦,又可军边。高祖采纳他的建议,把十几万贵族、豪强迁到关中,边防安定下来。

边防虽已安定,内地又有骚乱。代相陈豨造反,高祖又得领兵征伐,陈豨战败,投奔匈奴。就在高祖领兵征伐陈豨的时候,淮阴侯韩又被人告发与陈豨有联系,也想造反。当时大军已外出,吕后与相国萧何密谋,派一个心腹假装从前线回来,说陈豨已被杀死,高祖马上回朝,于是列侯群臣都来宫祝贺。韩信称病不来,萧何亲自去请。当韩信跟着萧何到长乐钟室时,被埋伏的武士擒拿。吕后命令推出斩首。韩信叹息道:“我后悔当初不听蒯彻的话,今日受到娘儿们的欺诈,真是天数!”韩信被灭了三族。当被推荐韩信的是萧何,后来诱杀韩信的也是萧何, 难怪后人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高祖征伐陈豨时,令梁王彭越领兵同去,彭越装病不肯去。高祖恼怒,责令他马上来朝。彭越惊恐,部将扈辄劝他反汉,彭越没有这个胆量,只好在高祖面前认错。高祖将他削为平民,迁至蜀地青衣县(今四川雅安)。彭越到了郑县(在陕西省),刚碰到吕后从长安来,彭越口称冤枉,希望回故乡昌邑。吕后当面答应,把他带回洛阳。吕后回宫对高祖说:“彭越是壮士,现在把他迁徒蜀地,也是养虎遗患。”高祖又把彭越杀了,还灭了他三族。为了警告其他诸侯,他把彭越的尸首剁成碎块,煮成肉羹,分送各地。

淮南王英布接到彭越的肉羹,又惊又怒,兴兵造反。高祖的身体已经不如从前,想派太子刘盈领兵征伐,但吕后死不答应,高祖只好又领兵亲征。高祖与英布在蕲西相遇,双方大战一场,高祖胸口中箭,但仍沉着指挥,英布败走,逃到江南。长沙王吴臣(吴芮之子,英布的郎舅)请他到长沙避难,英布不知有诈,结果在驿舍被暗杀。

汉高祖消灭了几个诸侯王,于是分封起同姓王,把权力交给自己的子侄。他一共封了八个同姓王:齐王刘肥、楚王刘交、赵王如意、代王刘恒、梁王刘恢、淮阳王刘友、淮南王刘长、吴王刘濞。其中除了楚王刘交是他的兄弟,吴王刘濞是他的侄儿以外,其余都是他的亲生儿子。异姓王这时只有四个,就是燕王卢绾、长沙王吴臣、闽越王无余、南越王赵佗。南越王赵佗原是秦朝南海 郡尉任嚣的属下。任嚣死后,赵佗自立为王。公元前196年,汉高祖派使者陆贾去招抚,赵佗归顺汉朝,被封为南越王。 南越国传五王,第二代南越王为赵昧(又叫赵胡),死后葬于广州象岗山。上世纪80年代开发房地产,赵昧墓才被发现,墓葬完好,是广东地区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为研究西汉初期的历史提供重要的实物依据。现开辟为“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

高祖征伐英布,得胜回朝,顺路经过沛县。他和乡亲们欢聚一堂,饮酒击筑,唱起一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高祖回到长安,心情变得忧郁,一来身带箭伤,二来大杀功臣,心里惴惴不安,三来是自己年事已高,未知谁来继承皇位为好。高祖虽早已立公子刘盈为太子,但总觉得刘盈厚道有余,能力不足,他总想立自己在彭城突围后娶的戚夫人所生的赵王如意为太子,但遭到大臣尤其是吕后的激烈反对。高祖已经看出吕后的险恶用心,怕自己死后她会篡权,于是他召集大臣,杀白马为盟,要大家起誓:以后非刘氏不得封王,非功臣不得封侯,违约者,天下共讨之。 这事,史称“白马之盟”。

公元前195年四月,汉高祖在长乐宫死去。他48岁起兵,55岁做皇帝,在王位4年,在帝位8年,死时63岁。汉高祖出身平民,而能推翻秦朝,打败项羽,成为汉朝的开国皇帝,无论怎么说,没有雄才大略,是不可能做到的。

 

接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