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汉惠帝和吕太后

  公元前195年四月,汉高祖病死,吕后因有其阴谋,所以汉高祖死了4天,她仍不发丧。那几天,她与心腹审食其、二哥吕 释之等密谋,想诈称高祖病重,召集大臣进宫,然后一网打尽。但事关重大,她们仍未能作出决定。吕释之的儿子吕禄和郦商的儿子郦寄是好友,吕禄把消息告诉郦寄,郦寄又告诉父亲郦商。郦商大吃一惊,急忙去 找审食其。审食其支吾过去,然后又去通报吕后。吕后怕消息传出,对自己不利。再加上灌婴、周勃、陈平等都带有大军在外,万一发兵来攻打长安,也无法抵挡,所以急忙发丧。大臣们安葬汉高祖于长陵,立太子刘盈为皇帝,就是汉惠帝,尊吕后为皇太后。

高祖在世时,怀疑燕王卢绾谋反,高祖一死,卢绾怕吕太后阴险刻毒,干脆投奔了匈奴。高祖在世时,听说樊哙与吕太后串通,想杀害戚夫人和赵王如意。高祖命令陈平、周勃到燕国军营斩樊哙。樊哙的妻子是吕太后的妹妹吕须,陈平、周勃不敢斩樊哙,只把他装上囚车送往关中。听到高祖的死讯,陈平害怕吕太后问罪,即赶回长安在吕太后面前表忠。陈平因此得到吕太后的信任,还当上郎中令,在宫中辅助汉惠帝。

吕太后最怨恨戚夫人和赵王如意,她把戚夫人罚为奴隶,天天叫她舂米。然后,她派人召赵王如意入宫。赵相周昌知道凶多吉少,不让赵王如意回去。吕太后想法把周昌打发走,骗了赵王如意入宫。汉惠帝那时17岁,为人厚道,怕母亲会下毒手,天天与赵王如意同吃同寝。有一天,汉惠帝起得早了些,赵王如意即被毒死。

毒死赵王如意后,吕太后又残忍地将戚夫人的双手和双脚砍得跟猪的四肢一般长,挖去眼珠,熏聋两耳,药哑喉咙,投入厕所中,称为“人彘”(猪),邀惠帝参观。惠帝得知那“人彘”就是戚夫人,吓得大哭起来,回去就病倒,一年多也起不了床。他派人对吕太后说:“这不是人干 的事。我作为太后的儿子,终不能治天下。”惠帝病好以后,终日饮酒淫乐,不理朝政,但求速死。

齐王刘肥在汉高祖诸子中年龄最长,威望最高,封地也最大,不过他是汉高祖早年的姘妇曹氏所生,没有资格立为太子,吕太后早想除掉他。公元前193年,齐王刘肥来朝见汉惠帝,吕太后在宴会上想把他毒死,但未成功。刘肥心中恐慌,连忙主动献出城阳郡,作为鲁元公主的封邑,并尊公主为王太后,才得以离开长安。

刘肥离开长安不久,相国萧何死了,曹参做了相国。他师事道学家盖公,一切遵守萧何所定法令,实行清静无为与民休息的政治。当时人们都说“萧规曹随”。清静无为与民休息的政治多少能给百姓以喘息的机会,在惠帝、吕太后当政的时期,除了三次征发长安附近男女修筑长安城以外,基本上没有多少大的土木工程的兴起。

由于惠帝的懦弱,相国曹参的无为,朝廷大权实际上都落在吕太后的身上。匈奴的冒顿单于觉得汉朝可欺,写了一封侮辱性的信给吕太后。信中说:“你死了男人,我死了老婆,两人都孤单独居,我愿以所有换你的所无。”吕太后看了信,怒火冲天,樊哙等也叫着要领兵去攻打。但吕太后很快冷静下来,认为还是与匈奴和好为宜。她写了一封客气的回信,还送给冒顿单于一些车马,冒顿单于也就不再挑衅。吕太后的性格一向残忍怨毒,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能以大局为重,避免了一场战祸,应说难能可贵。

当时,南方闽君驺摇因没受封,在东海(在吴郡东南海边)扩张努力。吕太后怕他作乱,立他为东海王,以东瓯(今浙江温州)为都城,所以也称为东瓯王。驺摇受封后,也就安分守己了。

北边同匈奴和亲,南边立驺摇为东海王,这是汉惠帝三年即公元前192年吕太后做的两件好事。

汉惠帝17岁即位,即位后4年,也就是公元前191年,吕太后才给他成了亲,娶的是外甥女,即鲁元公主和张敖所生的女儿,立她为张皇后。那时,张皇后不过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吕太后让汉惠帝 娶外甥女,以亲上加亲为名,目的是要更牢固地控制汉惠帝。

汉惠帝结婚那年,做了几件大事。第一件是颁布法令,奖励人口增殖与开垦土地,民女十五岁至三十岁不出嫁,分五等罚钱。免去努力耕作的农民徭役终身。第二件是大赦天下。第三件是废去秦朝和藏诗书灭门的法令。这是汉惠帝仅能做到的几件好事。

过了一年,即公元前190年,相国曹参病逝,吕太后废去相国名号,特设左右两丞相。左丞相用了陈平,右丞相用了王陵,又用周勃为太尉,统领南北军(宫廷卫队叫南军,驻扎在城外的军队叫北军)。一年后,即公元前189年,舞阳侯樊哙、留侯张良也病死了。又过了一年,即公元前188年,汉惠帝也病死于未央宫。汉惠帝在位7年,死时24岁,葬安陵。

汉惠帝在世时,由于张皇后年幼,并没有生过儿子,但吕太后早有准备,她叫张皇后填高肚子,假装受孕,到时从别处寻来一个婴儿,把婴儿的母亲杀了。汉惠帝死后,这婴儿就算是惠帝的儿子刘恭而被立为皇帝,称作“少帝”。吕太后名正方顺地临朝听政。

吕太后临朝后,怕大臣不服,想把武装掌握,见风使舵的陈平即向吕太后建议,拜吕太后大哥吕泽的儿子吕召和吕产为将军,统领南北军。吕太后正中下怀,于是,都城的兵权落在吕家之手。

吕太后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提出立吕家的人为王,右丞相王陵以白马盟约坚决反对,陈平、周勃却找出理由支持。于是,吕太后找岔子免去王陵的相位,用她的心腹审食其为右丞相。审食其长期与吕太后私通,曾被汉惠帝投下过监狱,他对吕太后是百依百顺。

吕太后握稳政权后,开始大封吕家子侄为王,吕召、吕产、吕通、吕嘉、吕禄等都封了王,连妹妹吕须也封为临光侯。吕太后在大封吕姓王的时候,怕大臣们不服,也封了一些刘姓王,但都是假冒的汉惠帝的儿子。与此同时,吕太后也坚决镇压怀有二心的刘姓王,将赵王刘友囚死于京师,逼梁王刘恢自杀。燕王刘建死后,即以其无嫡子为由,削灭其国。到后来,高祖八子,仅存二人,就是代王刘恒,淮南王刘长。

少帝渐渐长大,到五六岁的时候,大概有人偷偷告诉他,他不是张皇后所生,便天真地说:“太后杀了我母亲,将来我长大了,一定要报仇!”吕太后得知大惊,就把他杀了,立恒王刘义为皇帝。刘义也是从别处弄来的小孩,冒充惠帝的儿子。

公元前180年三月上巳日,吕太后依照俗例,到渭水祭祀驱邪,回来的路上被一苍狗咬伤。令人占卜,却说是赵王如意作祟。吕太后外伤加心病,不久便死去。吕太后当政8年 ,加上汉惠帝7年,其实就是15年,不断扶植吕姓势力,削弱刘姓势力,最后想取而代之,不能不说是一个阴谋家、野心家。不过,吕太后当政时期,采取与民休息的政策,对匈奴和亲,减轻田租和徭役,使社会相对稳定,经济得以恢复和发展,为后来的“文景之治”打下了基础,这又不能不算作她的功绩。

吕太后临终时,立吕产为相国,审食其为太傅,吕禄的女儿为皇后,品禄为上将军,与吕产同掌南北军。吕太后下葬时,吕产、吕禄统领南北军保卫宫廷和京城,没有参加葬礼。朱虚侯刘章(刘肥之子,齐王刘襄之弟)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他向她盘问,得知吕产、吕禄受吕太后遗嘱,蹯踞宫廷,妄图变刘家为吕家。当时陈平、周勃等也想除灭诸吕,但是没有力量。刘章即约哥哥齐王刘襄起兵。吕产听说刘襄发兵进攻京城,派颍阴侯灌婴领兵去抵挡。灌婴是高祖旧臣,到了荥阳便和刘襄合兵,驻扎下来,同时联络刘章、陈平、周勃,叫他们从内部发动,准备里应外合,消灭吕家。

陈平知道郦寄和吕禄是好友,就派郦寄去劝吕禄交出兵权给周勃,然后回到封地赵国去便可以安安稳稳妥地当王,不然刘襄打进来,那就性命难保。吕禄是个昏庸的人,听信了郦寄的话,果然交出兵权。于是,周勃、刘章率领北军,杀入宫廷。刘章斩了吕产,南军全归顺过来。接着,他们把吕禄、吕须、吕通及吕家的男女老少全部杀死,废了鲁王张偃(张敖之子)。接着,又把吕太后冒充汉惠帝的儿子而立的几个刘姓王也杀了。唯独左丞相审食其,明明是吕太后死党,却由陆贾、朱建等大臣说情,仍居原职。

把诸吕除灭以后,到底立谁为皇帝,又引起一番争论。有人认为立高祖长孙,刘肥长子刘襄,但陈平和周勃认为齐王刘襄登基,齐国的大臣必然得势,加上齐王的丈母家势力强盛,将来恐怕又会作乱,主张立高祖的儿子代王刘恒。刘恒比较贤明温厚,母亲薄氏(原是魏王豹的妃子)素来小心谨慎,不过问朝政。高祖和吕太后都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把他们打发到接近匈奴的边境代国去,所以也免遭吕太后的毒手。

大臣们都同意立刘恒为皇帝,于是派使者到代地,请他立即动身上京即皇帝位。刘恒犹豫不决,郎中令张武劝他先不要去,中尉宋昌极力主张动身。后来刘恒派舅舅薄昭上京探明了情况,才带领宋昌、张武等六人进京,刘恒的车子还是由宋昌驾驭 的。

公元前179年,刘恒即帝位,就是汉文帝。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