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汉武帝

    汉武帝即位那年才16岁,尊窦太后为太皇太后,王皇后为皇太后。汉武帝小时曾经说过:“如果得到阿娇,就用金屋把她藏起来。”武帝即位后,就立阿娇为皇后。武帝还拜窦婴为丞相,田蚡为太尉。在身边,还有庄助、公孙弘、主父偃、汲黯、东方朔、司马相如、朱买臣等一班大臣。

在汉武帝以前,并无年号,仅以国王或皇帝在位时间依次记年。汉武帝即位以后,开始使用年号,即位那一年是建元元年。以后,他又多次改元(改变年号)。 从汉武帝开始,史书上一般以年号记年。

汉武帝一即位,就下了一道诏书,搜罗人才。于是,各地推举了不少读书人。其中,广川人董仲舒及他的文章最受汉武帝的赏识。董仲舒认为圣明的君王治理天下不靠刑罚,而是靠文教,应该用仁义礼乐教化老百姓 ;要培养人才,就得兴办学校;要教化人民,就应有一套统一的理论。他建议:除了孔子的儒家学说以外,别的学说一律禁止。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主张很合汉武帝的意,他立即采纳董仲舒的建议,重用儒家学派的大臣,大量兴办学校,由儒生教授经书。太皇太后是信奉黄老的,当时极力反对汉武帝的做法,并把汉武帝起用的儒家学派的大臣赵绾、王臧逼得自杀。但是太皇太后死后,儒家思想逐渐成为西汉社会的统治思想,并且一直被后世的封建统治者采纳和利用。

汉武帝即位以后,诸侯势力仍很强盛,他采纳主父偃的建议,颁行了“推恩令”,使诸侯王可以分封子弟为侯,从此封国分为若干小的封邑,诸侯王的势力不断削弱,名存实亡。汉武帝这一措施,有效地巩固了中央集权的统治。在汉武帝时期,基本上没有发生过诸侯王的叛乱。

汉武帝还采纳了桑弘羊的主张,将工商奴隶主所控制的盐、钱、贸易等重要工商业收归国家专营。并发布“告缗令”,命令商人、高利贷者自报财产,按财产多少纳锐,对不报和少报财产者,要没收财产,一半归国有,一半奖给告发人。这些经济政策,增加了西汉政府收入,打击了工商奴隶主,为巩固和加强中央集权,抗击匈奴的侵扰,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汉朝时候,我国甘肃玉门关和阳关以西,包括新疆等地区在内,叫做西域。西域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政权。西域各族人民,多数过着农耕生活,少数过游牧生活。西汉初年匈奴强盛的时候,西域被匈奴征服,每年被迫交纳很多财物。为了解除匈奴对西汉的威胁,汉武帝募人出使西域,联络大月氏,夹击匈奴。公元前138年,汉中成国人张骞 应募出使西域。张骞带着一百多人从长安出发。到西域去,必须经过匈奴控制的地区,他们走到中途,被匈奴扣留,一直扣留了十年。但是,张骞始终没有忘记出使西域的使命。他终于找到机会,和同伴们逃了出来。他们继续往西走了几十天。有时候,路上找不到东西吃,只好猎取鸟兽充饥。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到了西域的时候,大月氏已经西迁,不想攻打匈奴了。张骞活动了一年多,得不到结果,只好回来。归途又被匈奴扣留。过了一年多,才逃出匈奴,公元前126年返抵长安。那时候,同去的一百多人,只剩下他和堂邑父(匈奴人)两个人。张骞虽然没有达到原来出使的目的,但是了解到西域的地理、物产和西域各族人民的生活情况,也了解到西域各族很想同汉朝往来。张骞把这些情况详细报告了汉武帝。汉武帝封他为博望侯。

汉武帝很想和西域建立联系。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再派张骞出使西域。那时候,西汉人已经打败匈奴,打通了西域的通道。这次出使的目的,是同西域交换物产,建立联系。张骞带着许多物品,从行的有三百人。他们到了西域,分头访问了西域的许多地区。乌孙、大宛、康居、大夏等国的使者跟随汉使到汉朝答谢。张骞两次出使,沟通并加强了与西域各地人民的友好联系,促进了汉朝与西域经济文化的交流和发展。

汉武帝还派唐蒙出使夜郎(今贵州省境内),派司马相如出使西南夷,沟通了汉朝与西南少数民族的关系。汉朝在这些地区建立了郡县。公元前112年,汉武帝派将军路博德、杨仆率兵十万,征服了南粤国。公元前110年,又派兵灭了闽粤国,而东瓯国早于公元前138年,因受闽粤进攻,得到汉武帝允许,全国人迁居江淮之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荀率陆军出辽东,杨仆率水军渡渤海进攻朝鲜的卫氏王朝。在朝鲜境外,原来卫氏的统治地区,设置四郡。

西汉初年,匈奴不断侵扰中原。西汉统治者采取“和亲”政策和“通关市”的措施,换来暂时的安定局面。尽管“和亲”和“通关市”给匈奴贵族很大利益,但是他们却反复无常,特别是军臣当了匈奴单于以后,更是经常袭击西汉的北部边郡,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汉武帝时候,西汉积聚了很多粮食和钱财,战马增多了,战士有了较好的训练,反击匈奴的准备完成了。于是汉武帝同匈奴展开长期的猛烈的战争。

公元前133年,将军王恢献计,以商人聂壹引诱军臣单于到雁门郡的马邑,然后包围歼灭,汉武帝同意这计划,派王恢、韩安国、公孙贺、李广率领三十万兵马去围歼匈奴。但是后来走漏了消息,汉军空手而还。汉武帝定了王恢死罪,王恢在狱中自杀。这事,史称“马邑之谋”。

公元前128年,汉武帝派卫青、公孙敖、李广又出兵攻打匈奴。军臣单于知道李广厉害,专门派大军抵挡他,李广战败被俘,后逃了回来。公孙敖也被匈奴打败,公孙贺空手回来,只有卫青打了大胜仗。

公元前124年,卫青又打了一个大胜仗,掳来了男女俘虏一万五千多名,匈奴小王就有十几个,还有不少牲口。

公元前123年,匈奴又来进攻,汉武帝再派卫青率领公孙敖、公孙贺、李广、李沮、赵信、苏建六个将军去对付匈奴,卫青的外甥霍去病那时18岁,也一起出征。结果,公孙敖、公孙贺、李广、李沮没有碰到匈奴的在军,苏建兵败逃回来,赵信兵败投降,只有霍去病打了个胜仗,杀了单于的爷爷,活捉了单于的相国和叔叔。汉武帝封他为冠军侯。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拜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领一万骑兵,从陇西出发进攻匈奴,大败匈奴军,一直打到匈奴的属国浑邪和休屠。这年夏天,霍去病又率领几万骑兵进攻匈奴,夺取了燕支山和祁连山。汉武帝为了慰问霍去病,要替他盖一座大房子,霍去病推辞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派卫青、霍去病各带五万骑兵去追击匈妈,另外,李广、曹襄、公孙贺、赵食其统率几十万步兵偕同出征。卫青从定襄(今内蒙和林格尔)北进一千多里,同匈奴单于的军队遭遇,双方进行激战,匈奴军战败,单于只率领几百人突围逃跑。霍去病从代郡北进二千多里,歼灭匈奴兵七万多人,逮住单于底下的三个王,还有相国、将军、军官等一共八十三人。他们一直打到狼居胥山,筑土为坛,祭祀天地。这一仗中,号称飞将军的李广因迷失道路,被主帅卫青问罪,李广不愿受审,自杀了。

匈奴被卫青、霍去病打败了以后,再没有力量大规模入侵中原,他们表面上装出和汉朝和亲的样子,暗地里在积蓄力量。公元前100年,匈奴且鞮侯单于表示愿意和汉朝和好,汉武帝就派中郎将苏武出使匈奴。同行的有副手张胜、常惠和一百多士兵。在苏武出使之前,有个汉使卫律投降了匈奴,卫律的副手虞常想暗杀卫律,逃回中原,他把这个意思告诉了苏武的副手张胜。后来虞常暗杀不成,反倒被逮住,虞常与张胜联络的事也被单于和卫律知道。单于派卫律去劝苏武他们投降。张胜贪生怕死,投降了匈奴。苏武死不受辱,拔剑自杀,受了重伤。苏武伤好以后,卫律又来劝降。苏武义正辞严,痛斥卫律。单于只好把他 充军到北海(今苏联的贝加尔湖),叫他在那里放羊。苏武手持使节,始终不忘是汉朝的使者。

匈奴扣留了苏武,激怒了汉武帝,他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领三万骑兵去攻打匈奴,李广的孙子李陵也带五千人马出发。李广利与匈奴交战,陷入重围,幸亏赵充国率领一百多壮士杀出重围,才不至全军覆灭。李陵率领五千步兵,深入到匈奴腹地,被三万匈奴兵包围住,李陵率领士兵,和匈奴兵展 开一次又一次恶战,杀伤一两千敌兵,往南退却。单于召集八万多骑兵追赶。李陵和单于率领的近十万匈奴兵血战了十多天,杀伤了无数的敌兵,由于箭已用尽,李陵只好吩咐士兵分头逃跑。最后,李陵和十几个士兵被匈奴包围,被迫投降。

李陵投降的消息传到朝廷,气坏了汉武帝,他把李陵的母亲和妻子下了监狱。朝中的大臣都在责骂李陵,唯有太史令司马迁替李陵辩护,他说,李陵率领五千步兵,打击几万敌人,虽然打了败仗,也是可以向天下人交待了。又说,李陵不肯马上就死,准有他的主意,他一 定还想将功赎罪报答皇上。但汉武帝却不同意他的辩护,一怒之下把他投入监狱,交廷尉杜周去审讯。杜周是个著名的酷吏,他把司马迁定了宫刑(一种摧毁生殖器能力的刑罚)。司马迁受到这种巨大的身心的摧残,本想一死了之。但他想到自己正在用全部精力写一部《史记》,还没写完,所以他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在狱中继续从事写作。公元前96年被赦,出任中书令。汉时中书令多由宦者充任,因此他深以为耻,忍辱含垢,发愤著述,终于完成了这部光辉的史学巨著。

公元前97年,汉武帝又派贰师将军李广利、强弩将军路博德、济南将军韩说、因杅将军公孙敖率二十万兵马攻打匈奴。结果,全部战败而逃。为了推卸责任,回来以后,他们向汉武帝说,李陵做了匈奴单于的军师,所以 无法取胜。汉武帝一怒之下把李陵全家都杀了。至此,李陵才死心塌地留在匈奴。

汉武帝连年用兵,徭役、兵役、征发不断增加,致使农民大量破产流亡。加上汉武帝大修园林、宫殿、陵墓,宠信方士,到处寻找神仙,耗费了无数的资财,人民的负担更加沉重。此外,严刑、酷吏逼得人民走投无路,公元前99年,齐、楚、燕、赵和南阳等地均曾爆发农民起义。为了镇压各地的农民起义,汉武帝想出一条新法律,叫“沉命法”:凡是二千石以下的地方官不能发觉“土匪”的或者发觉了不能消灭他们的,都有死罪。并派出一种穿绣衣,拿节杖的称为“绣衣使者”的官员到各地监督。范昆、张行、暴胜之、江充等都是著名的杀人不眨眼的“绣衣使者”。其中江充,竟然陷害到皇后和太子的头上。

汉武帝即位后,立陈阿娇为皇后。陈皇后没有生育,汉武帝对她也就渐渐冷淡了。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担心此事,专门物色一班美女,准备供汉武帝选择为妃。有一次,汉武帝到平阳公主家,平阳公主让美女们出来侍奉,但汉武帝都看不上眼。后来,看到一位歌女卫子夫,立刻爱上了她,当晚即得幸。次日,把她带回宫里。上车时,平阳公主抚着她的背说:“这回得了,好好侍奉皇上!富贵了,不要忘记我。但入宫岁余,卫子夫竟不复幸。汉武帝选择宫人不中用者,让她们回家去。卫子夫得见,涕泣请求出宫。汉武帝怜爱她,又临幸她,卫子夫于是有了身孕,尊宠日隆。

对卫子夫得宠,陈皇后十分妒忌,处处寻机打击,但汉武帝用心保护,陈皇后无法下手。她知道卫子夫的兄弟卫青是平阳公主家一个看马的奴仆,就和母亲长公主嫖密谋,想把卫青抓来杀了他,出口恶气。汉武帝知道这件事,就把卫青召进宫,当着陈皇后的面重用了他。不久,汉武帝封卫子夫为夫人,提升卫青为大中大夫。他还想废了陈皇后,但怕得罪太皇太后,暂时还忍让着。但他已经不到陈皇后那里去,陈皇后的“金屋”变成了冷宫。陈皇后听说有个巫婆,法术高明,能用咒诅来杀害人。她把巫婆请进宫,天天做法事,要咒死卫子夫。这事让汉武帝知道了,他令御史大夫张汤去查办。张汤是当时最出名的酷吏,他把巫婆判了死罪,又把她的徒弟及有牵连的宫女、内侍三百多人一律处死。汉武帝借这个机会把陈皇后废了,让她搬到长门宫去住。陈阿娇又怨恨又伤心,最后想到了司马相如。司马相如是当时的一位大辞赋家,他当梁王刘武的门客时,因写了一篇《子虚赋》而出了名。汉武帝修建了上林苑,他又写了一篇著名的《上林赋》。加上司马相如和成 都大商人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私奔一事已传为佳话,汉武帝也十分宠信他。于是,陈阿娇就花了一百斤黄金请司马相如写了一篇哀怨动人的《长门赋》,叫宫女们天天念,希望汉武帝能够听到,回心转意。但汉武帝的心早被卫子夫迷住了,《长门赋》已不能勾起他对陈阿娇的怀念。公元前128年,卫子夫生了一个儿子(此前生三女),取名刘据,汉武帝立卫子夫为皇后,刘据当然就是太子了。

再说平阳公主,汉景帝女,汉武帝长姐,名字不详。公主食邑是阳信,故称阳信公主,先嫁开国功臣曹参之曾孙、平阳侯曹寿(又名曹时),故又称平阳公主。公元前131年,曹寿去世,平阳公主成了寡妇。平阳和曹寿有一子,名襄。曹寿去世后,曹襄继承了平阳侯的爵位。曹襄的妻子是汉武帝与卫子夫的长女卫长公主之后,平阳公主又嫁淮阴侯夏侯颇,后夏侯颇因与父妾私通获罪自杀。于是,平阳公主再度寡居,要在列侯中选择丈夫,许多人都说大将军卫青合适,平阳公主笑着说:“他是我从前的下人,过去是我的随从,怎么能做我的丈夫呢?”左右说:“大将军已今非昔比了,他如今是大将军,姐姐是皇后,三个儿子也都封了侯,富贵震天下,哪还有比他更配得上您的呢。”汉武帝知道后,失笑道:“当初我娶了他的姐姐,如今他又娶我的姐姐,这倒是很有意思。”于是当即允婚。公元前106年,卫青病逝。卫青长子卫伉因平阳长公主的缘故继承了长平侯。平阳公主第三次成了寡妇,再也没有改嫁,按汉书记载,主动要求与卫青合葬(西汉的合葬制度不同墓,平阳墓冢约在卫青墓东侧1300米处 ,陪葬于茂陵

刘据的太子地位本来是牢固的,但想不到汉武帝晚年的时候,又爱上了一位美人,因为爱捏拳头,汉武帝给他起了外号“钩弋夫人”。公元前94年,汉武帝64岁,钩弋夫人生了儿子,取名弗陵。据说怀胎14个月才生下来。听说古代的帝尧也是14个月生的,汉武帝就把钩弋夫人住的钩弋宫的大门叫“尧母门”。从此,卫皇后和太子刘据也就失宠了。

太子刘据为人忠厚,尤其憎恶江充那一类酷吏。江充怕汉武帝死后,太子即位,对自己不利,就阴谋害死太子。当时,京师中很多女巫方士,教人们把木头人埋在地下,然后画符念咒,就可以使冤家遭殃,宫里的美人、宫女也都这样干起来。公元前91年,汉武帝67岁,在甘泉宫养病。有一天午睡,梦见许多木人来打他。醒来后,浑身不舒服。江充乘机说,宫中有人埋了很多木人,汉武帝 即令他去查办。结果,在皇后和太子住的宫里挖出了很多木人,还有一条布帛,上面写着咒骂皇上的话。江充即回去向汉武帝报告。太子害怕,急忙和他的老师石德商量。石德说:“这分别是江充陷害太子,只有杀了江充,别无出路。”太子用了石德的计谋,派人杀了江充。汉武帝听人说太子造反,不问青红皂白,命丞相刘屈氂派兵捉太子,太子只好领兵自卫,双方混战了四五天,太子兵败逃亡。卫皇后闻讯,便自杀了。太子逃至湖县(在河南省),躲在泉鸠里(在阌乡县东南十五里)一位老百姓家,后被发觉,官兵来抓,太子只好上吊自杀。太子逃亡 时带着两个儿子,当时都被官兵杀死。这事,史称“巫蛊之祸”。

有位官员叫田千秋,上书为太子申冤,汉武帝醒悟过来,后悔不已,把江充一家灭了门,又杀了他的余党。汉武帝的第四子昌邑王刘髆是贰师将军李广 利的妹妹李夫人生的,李广利的女儿是丞相刘屈氂的儿媳妇,李广利和刘屈氂密谋立刘髆为太子。后来,这事被人告发,刘屈氂被腰斩,夫人被斩首。李广利当时在前线,兵败投降匈奴,后被匈奴杀死。汉武帝把李广利一家灭了门,还把跟他有联系的将军公孙敖、赵破 奴两家也灭了门。汉武帝更加思念太子,他在湖县造了一座皇宫,取名“思子宫”。

汉武帝回顾自己的一生,感慨万分,决心整理朝政,与民休息,不再用兵。当时桑弘羊曾建议汉武帝派人到轮台筑堡垒,驻扎军队,招募百姓去开荒。汉武帝不同意,趁机下了一道诏书,表示改过以前那种穷兵黔武、祸国殃民的政策。这道诏书,后世称为“轮台悔过”。

汉武帝任用田千秋为丞相,封富民侯,赵过为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采用各种与民休息的办法,使社会矛盾得到缓和,老百姓总算喘过一口气来。

公元前88年,汉武帝70大寿。这年夏天,他在甘泉宫避暑,遭到江充的死党、皇宫内侍马何罗和他的兄弟马通、马安成的谋刺,幸亏将军霍光(霍去病的异母兄弟)、金日磾、上官及时救驾,汉武帝才免遭毒手。经过这件事,汉武帝意识到当务之急是立皇太子。当时他只剩下三个儿子,就是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以及小儿子 刘弗陵。汉武帝经过再三考虑,决定立七岁的刘弗陵为太子,委托霍光辅佐他。他担心钩弋夫人以后会成为吕太后,就逼钩弋夫人自杀。

公元前87年,汉武帝病重。临死前正式立刘弗陵为皇太子,拜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为车骑将军,上官桀为左将军,嘱咐他们三人日后共同辅佐太子。有意思的是,金日磾原为休屠国太子,在他14岁时,匈奴与汉军作战失败,父亲被杀,他与母亲被俘,成为奴隶,安排在黄门养马,因尽忠职守,受到汉武帝的提升和重用。而上官桀也是养马出身,被汉武帝喜爱,步步高升。汉武帝死后,太子刘弗陵即位,就是汉昭帝。

汉武帝于公元前140年即位,公元前87年病逝,在位54年,享年71岁,死后葬于茂陵。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一位重要的皇帝,他统治的50多年,是西汉王朝的鼎盛时期。如何全面正确地评价汉武帝的功过,也是历代史家很感兴趣的课题。

 

            接第五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