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东汉

                        第一节  汉光武帝

公元25年(建武元年)至公元220年(公元190年以后的汉献帝时期,东汉名存实亡),是我国历史上的东汉时期。东汉第一个皇帝,就是汉光武帝刘秀。

汉光武帝消灭了绿林和赤眉的起义军以后,天下还有很多称王称霸的割据势力,主要的,有四个天子,四个王,两个将军,这就是:东方皇帝刘永,蜀中皇帝公孙述,舒城皇帝李宪,匈奴立的皇帝卢芳(他自称是汉武帝的曾孙刘文伯),燕王彭宠、齐王张步、海西王董宪、楚黎王秦丰;五郡大将军窦融、西州大将军隗嚣。

汉光武帝采用安抚和围剿的计策,各个击破。到公元30年一月,已将刘永、李宪、卢芳、彭宠、张步、董宪和秦丰消灭掉,最后只剩下陇西的隗嚣,蜀地的公孙述和河西的窦融。而河西的窦融于公元29年四月也归附汉光武帝,汉光武帝拜他为凉州牧,实际上,只剩下隗嚣和公孙述两个最大的割据者。

隗嚣和公孙述都想三分天下,拒不归顺。汉光武帝多次派耒歙为使者去联络隗嚣,但隗嚣反复无常。他手下的大臣如班彪、马援、郑兴、杜林等都离开了他,投奔了汉光武帝或辞职返乡。公元30年,冯异、祭遵等率军队打败了隗嚣,隗嚣投靠了公孙述,公孙述封他为朔甯王,还派兵去帮他对抗汉光武帝。公元32年,汉光武带着马援、吴汉等亲自去征伐隗嚣。由于有马援引 路,窦融又率几万兵马来帮助,加上使者来歙又降服了两个隗嚣的大将,所以汉光武帝顺利地把隗嚣打败。陇西投降的大将就有13个,县城16个,士兵10几万。隗嚣带着妻子逃到西城(在甘肃天水县南)。汉光武帝得陇望蜀,但都城附近发生骚乱,只好回师。公元33年,隗嚣病死,部下立他的儿子隗纯为王,继续抵抗汉兵。公元34年, 冯异平定陇西,隗纯投降,但冯异也病死在军中。

陇西既已平定,汉光武帝又亲自领兵征伐蜀地。公元35年,岑彭接连找败了公孙述的军队,夺下了不少城池。公孙述派刺客装成投降的人去投降岑彭。岑彭大意,被刺客害死。公元36年,吴汉领兵进攻成都,大破蜀兵。公孙述受了重伤死去。蜀大将延岑献成都投降。陇、蜀一平定,20年来乱糟糟的中原又重新统一。汉光武帝开了一个庆功大会,大封功臣,功臣当中受封的一共365人,外戚当中受封的一共45人。以后,汉光武帝使用一切办法做到有始有终的保全功臣。在中国历史上,打天下的皇帝能够像汉光武帝那样不杀功臣的,的确很难得。

平定蜀地大军回师那一年,汉光武帝已经43岁了。从他28岁起兵那年算起,在这15年当中(公元22年至37年),他差不多没有一天不是过着军队生活。老百姓对各地豪强的兼并战争早已恨透,汉光武帝决心让老百姓休养生息。

汉光武帝在位期间,连续六次颁布释放奴婢的诏令。诏令规定:凡属王莽以来吏民被没为奴婢而不符合西汉法律的,一律免为庶人;奴婢主人如果拘执不放,按西汉的“卖人法”和“略人法”治罪。后来,他又连续颁令,禁止虐待奴婢。他不止一次地大赦天下,救济贫民,特别是鳏寡孤独和不能生活的贫民。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当战争稍为平息,他就恢复了较轻的“三十税一”的赋税制。虽然对于严重的土地兼并问题,他没有也不可能提出解决办法,但由于减轻了田租,兴修了水利,注重发展生产,农民的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他还组织军队屯田,既减轻了人民的负担,又增加了粮食的收成。

汉光武帝还大力裁并郡县,精简吏员。他一共合并了400多个县,10个官吏中留下1个,这样,公家的开支节省了很多。他削减地方兵力,加强中央军队;在中央不设丞相,用扩大尚书台权力的办法以削弱三公实权。这些措施,增加了社会劳动力,相对地减轻了民众的负担,缓和了阶级矛盾,加强了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巩固了亡而复立的刘氏江山。

汉光武帝用武力平定天下的同时,一面尽力搜罗知名之士,为巩固自己的政权服务。战争结束以后,他注重文教,特别提倡讲经论理,从儒生中选择统治人才。他对于隐山林、匿僻乡的名士也多方搜求,重礼征聘。他以特礼相待隐居不仕的严光,就是一个著名的例证。严光也叫严子陵,会稽馀姚人,跟汉光武帝同过学。汉光武帝即位以后,想方设法寻找他,派人去接他进京,他坚决不去。汉光武帝亲自去见,他躺在床上不理会。汉光武帝摸摸他的肚子,说:“子陵,你肯帮助我吗?”严子陵说:“人各有志,你逼我干什么!”汉光武帝硬把他请到宫里去,晚上,又和他睡在一起。严子陵故意把大腿压在他身上,汉光武帝就让他压着。第二天,汉光武帝要拜他为谏议大夫,但严子陵怎么也不答应,汉光武帝只好让他走了。现在富春江上还有严子陵钓台,相传就是他当年钓鱼的地方。

汉光武帝除了注重文教,也加强法治,即使是皇亲国戚,也要受到法令的约束。汉光武帝的大姐湖阳公主和洛阳令董宣的一场斗争,就很有意思。湖阳公主叫刘黄,嫁给南阳豪强邓晨为妻。邓晨死后,湖阳公主寡居,汉光武帝见她寂寞,故意在她面前谈及大臣的优劣,想让她选择一个好的改嫁。湖阳公主认为大司徒宋弘最好。汉光武帝召见宋弘,叫他大姐躲在屏风后面。汉光武帝对宋弘道:“俗话说:贵易志,富易妻,这是人之常情,你是否也会这样做?”宋弘严肃地说:“我听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汉光武帝回头对他姐姐说:“这事不成啦!”宋弘不肯抛弃糟糠之妻,湖阳公主也就没有改嫁。但是她自恃是皇帝的大姐,不把法令放在眼里,连她的奴仆也胡作非为。陈留人董宣当了洛阳令,却偏要和她作对。有一次,湖阳公主的一个奴仆杀了人,董宣虽然无法到她家去逮捕杀人犯,但却天天在路上等候。有一天,湖阳公主坐车外出,跟班的正是那个奴仆。董宣上去把他逮住,湖阳公主怒骂董宣。董宣拨剑在地上一划,责备公主不该放纵杀人犯,并把那奴仆拖下车,交衙役当即杀了。湖阳公主气得赶回宫里,向汉光武帝哭诉。汉光武帝也觉得董宣太放肆了,即召他入宫,令人在湖阳公主面前鞭打他。董宣据理力争,并以头撞柱。汉光武帝已觉理亏,便吩咐他向公主磕个头,认错了事。不料董宣不肯磕头,任凭内侍怎样强按,他的头始终昂起。汉光武帝深为所动,便下令道:“强项令可即出去!”随后又赏他三十万钱。于是,“强项令”(强项即硬脖子)便名震京师,豪强大地主不敢作恶。

当时执法如山的官吏还有一个汝南人郅恽,他是洛阳上东门的守门官。公元37年,汉光武帝外出打猎,很晚才回来,城门已关闭。士兵喊开门,郅恽不理。汉光武帝亲自到城下呼喊,郅恽公事公办,还是不开门。汉光武帝只好转到东中门,才进了城。事后,汉光武帝不但不处罚他,还赏他一百尺布,并把管东中门的官降了级。

汉光武帝除了致力于中原的恢复和建设,也十分注意边境的安宁。在对外征伐的战争中,马援起了很大的作用。马援是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县东北)人,在王莽时当过小军官,因私入囚犯获罪逃亡,后来经营畜牧业和农业,成为豪富。马援素有大志,曾对宾客说过:“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初依隗嚣,后归刘秀,并为攻灭隗嚣立了大功。公元35年,汉光武帝任命他为陇西太守,率军击破先零羌。公元41年,西南交趾郡有两个女子征侧、征贰兴兵起义,汉光武帝拜他为伏波将军,领兵去镇压了起义。公元44年,匈奴和乌桓接连侵犯天水、扶风、上党等郡,连关中也都恐慌起来,马援刚从西南战场回来不久,又要求上北方,他说:“大丈夫当死于疆场,以马革裹尸还!”汉光武帝派他去守襄国县(今河北邢台西南),匈奴败走。公元47年,南方的五溪部族作乱,汉光武帝两次派兵都被打败。那时,马援已62岁,要求出征。汉光武帝就派他副食中郎将马武、耿舒等和四万人马去镇压。公元49年,马援他们在壶头山和五溪部族激战了数月,打败了五溪部族,但马援也病死在军中,真正是马革裹尸还。

汉光武帝起兵之前,在新野认识了阴丽华,就爱上了她。在长安游学时,看到执金吾(官名,皇帝出巡时在前面开路的官员),十分羡慕,所以他常说:“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昆阳大战后,他当了大将军,便娶了阴丽华。后来,汉光武帝 打王郎的时候,联络直定王刘扬。刘扬要他娶了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才肯出兵。汉光武帝只好把郭圣通娶了过来。后来因郭圣通早生儿子,就立她为皇后,立她的大儿子刘缰为皇太子。之后,阴丽华也生了儿子,取名刘阳。刘阳聪明伶俐,汉光 武帝后悔过早立了刘缰为太子。到了公元41年,汉光武帝干脆把郭皇后废了,立阴丽华为皇后。汉光武帝有他的想法,一来阴丽华秉性娴淑,二来她是平民出身,没有什么亲戚在朝中当大官,可以消除后顾之忧。郭皇后被废,刘缰感到自己的地位也很危险,就向汉光武帝辞去太子的名位。过了几年,汉光武帝才立刘阳为皇太子,改名刘庄,封刘缰为东海王。以后,汉光武帝对待刘缰及他母亲都很好,还封了郭圣通的兄弟郭况为大鸿胪。

汉光武帝晚年仍致力于文教,争取民心,常常工作读书到很晚才睡觉。太子刘庄劝他注意身体,他说:“我乐为此事,并不觉疲劳。”公元57年二月,汉光武帝终于因病死去。汉光武帝28岁起兵,三十一岁即位,在位33年,享年63岁,死后葬于原陵。封建史家多称汉光武帝为“中兴之主”。 

接第二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