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汉明帝和汉章帝

    汉光武帝死后,太子刘庄即位,就是汉明帝。汉明帝遵奉他父亲所制定的政令,采取与民休息的措施,宣扬文教,兴办太学。他尤其尊重儒家学说,特地到南宫创办了一所贵族子弟学校,让皇族和外戚的子弟学习五经,尤其是《孝经》。他还到鲁地,祭祀孔子和他的七十二个弟子,亲自上讲堂,吩咐皇太子和诸王讲解经书。在他的身边,有邓禹、刘苍为辅佐,所以汉明帝即位两三年内,天下太平,国家兴盛,边境也很安宁。

汉明帝想到,汉朝得以中兴,全靠一班功臣辅佐父亲,为了永远纪念这些功臣,公元60年,他命令画师在南宫云台中画上他们的像,功劳最大的有二十八个将军,即云台二十八将。那就是:邓禹、吴汉、贾复、耿弇、寇恂、岑彭、冯异、朱、祭遵、景丹、盖延、铫期、耿纯、臧宫、马武、刘隆、马成、王梁、陈俊、杜茂、傅俊、坚镡、王霸、任光、李忠、万脩、邳彤、刘植。外加四个功臣:王常、李通、窦融、卢茂,合成了三十二个功臣。

汉明帝严格遵守父亲制度的规矩,不让外戚干预政事,不给他们尊贵地位。马援功勋巨大,但因为身为外戚,女儿是汉明帝的贵人(贵人是宫中女官名),所以不得列入云台二十八将数中。馆陶公主曾经为她的儿子求官,汉明帝不准,只赏钱十万。皇族和外戚中有谁犯法,汉明帝更是毫不留情。附马梁松,曾陷害过马援,后又为非作歹,干预政事,汉明帝把他处死。公元70年,楚王刘英(汉明帝异母兄弟)被告结交方士,作符瑞图书,阴谋作乱。汉明帝即派人调查,废了刘英的爵位,刘英被迫自杀。第二年,汉明帝继续查办那些跟刘英谋反有嫌疑的人,被处死或被迁徒的外戚、诸侯、豪强、官吏就有一千多人, 系狱的还有几千人。

汉明帝即位第二年,即公元60年,立马援的女儿马贵人为皇后。立贾氏生的皇子刘烜(又写作刘炟)为太子,由马皇后抚养。马皇后谦虚谨慎,节俭朴素,她常穿粗布衣服,裙子也不绲边。马皇后还喜欢读书,经常研究《易经》、《春秋》、《楚辞》和董仲舒的著作,汉明帝也很佩服她的学问。但是,马皇后和阴太后(就是汉明帝的母亲阴丽华)一样,都没有干预朝政,更没有发展外戚势力,所以当时宫廷的风气比较好。马皇后被后世称为汉室贤后。

公元64年,阴太后去世了。汉明帝十分怀念他的母亲,常常夜里做梦。有一次梦到一个头顶发光的金人。第二天,汉明帝把这梦告诉大臣,博士傅毅说:“天竺有神称为佛,据说就是头顶发光的。”于是,汉明帝就派郎中蔡愔和博士秦景往天竺去求佛。天竺也叫身毒,就是现在的印度,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降生之地。蔡愔和秦景经过千山万水,历尽艰险,终于到了天竺国。他们在天竺住了一段时期,学会了一点当地的语言和文字,也初步了解了佛教的道理。后来,他们带着两位沙门(高级僧人)摄摩腾和竺法兰,一幅佛像和四十章佛经回到中国。他们用一匹白马驮着佛经,到了洛阳,在东门外的鸿胪寺里受到欢迎。汉明帝吩咐把佛像供在鸿胪寺内,由两位沙门主持。那匹白马也养在里面,鸿胪寺改称白马寺。汉明帝和王公大臣以及老百姓既听不懂佛 经,也不相信佛教。但是佛教自此便传入了中国,渐渐也就成了中国的一大宗教。

东汉初年,匈奴发生内讧,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两部。南匈奴单于日逐王,为表示和汉朝友好,也改称为呼和浩韩邪单于,他们迁到河套和陕西、山西北部一带,同汉族人民交错居住在一起。北匈奴仍旧住在蒙古高原。北匈奴贵族经常带领骑兵进攻东汉的北方郡县,焚烧城邑,抢走人口和牲畜。河西走廊的郡县常常白天关闭城门。北匈奴还控制西域各族政权,征收很重的贡税,隔断西域和汉朝的交通。西域派使者到洛阳,请求东汉政府派兵驱逐匈奴的势力,重建西域都护。在汉光武帝时,由于内乱未平,没有力量征伐匈奴,车师、鄯善、龟兹等先后投降了匈奴。

公元73年,汉明帝决心解除北匈奴的威胁,扫除西域和东汉交通的障碍,他派窦固(窦融的侄子,汉光武帝的女婿)领兵出击北匈奴。汉军从酒泉出塞,打败北匈奴,占领了西域东部的伊吾卢(今新疆哈密西南)。为了联络西域,斩断匈奴的右臂,公元74年,窦固派班超 出使西域。

班超是班彪的儿子,班固的弟弟,他还有个妹妹叫班昭。班彪离开隗嚣后,汉光武帝请他做了史官,整理历史。他死后,班固和班超都做了兰台令史。班固专心在撰写《汉书》,班超却老想着从军打仗。有一天,他愤慨地说:“大丈夫应当像傅介子、张骞那样,到塞外立功,怎能老闷在书斋里写文章!”于是,他投笔从戎。 至于那《汉书》,就由班固和班昭继续完成。

班超带着三十六人,到了鄯善。鄯善王表示脱离匈奴结交汉朝,对他们非常有礼。但几天以后,鄯善王没那么殷勤了。班超起了疑心,一打听,原来匈奴也派使者来了。班超对手下人说:“不 入虎穴,焉得虎子?”他率领三十六人,趁夜袭击匈奴使者,把他和随从都杀了。鄯善王知道后,又喜又怕,表示真心和汉朝交好。窦固向汉明帝奏明班超的功劳,汉明帝再派班超出使于阗。班超到了于阗,同样是杀了匈奴的使者,迫使于阗王归附汉朝。班超又到了疏勒,废了亲附匈奴的疏勒王,疏勒也归附了汉朝。窦固让班超暂时留在疏勒。西域各国和汉朝中断往来已有65年了。到了这时(公元74年),又恢复了张骞那时的局面。在这条通往西域各国的道路上,经常有使者和商人来往。由于汉朝主要的出口商品是丝绸,所以这条道路又叫“丝绸之路”。

班超打通了西域,汉明帝就派陈睦为西域都护,耿恭(耿况的孙子)、关宠为校尉驻扎在车师。公元75年,北匈奴大举反扑,焉耆王和龟兹王帮助匈奴,杀了西域都护陈睦,耿恭和关宠各被围攻。

就在这时,汉明帝病死了。汉明帝30岁即位,在位18岁,享年48岁,死后葬于显节陵。 

公元七十六年,太子刘炟即位,就是汉章帝。尊马皇后为皇太后。

汉章帝即位时已18岁,得知西域两将被围,即召集群臣商议,大臣们大多认为国中有大丧,不便发兵,独有司徒鲍昱(鲍宣的孙子)认为应当发兵去求援。汉章帝听了鲍昱的话,派征西将军耿秉(耿龠侄子)领兵驻扎酒泉,而令酒泉太守段彭为大将军去求援关宠和耿恭。段彭率领7000多精兵到车师,连胜匈奴,杀敌3800多,俘虏3000,匈奴大败而逃。段彭救出了关宠,但没几天关宠就病死。段彭又救下耿恭和残存的吏士26人。汉章帝因为无力固守车师,便把驻扎在西域的军队撤回来,同时也召班超回国。

班超接到诏书,只好动身。但西域各国怕班超走后匈奴卷土重来,进行报复,都苦留班超,疏勒、于阗挽留班超最为恳切。于是,班超上书汉章帝,要求留下来。汉章帝还算有见识,收回成命,让班超他们继续留在西域。

班超压服了疏勒一部分亲匈奴的势力,击平了姑墨。他上书汉章帝,趁着打胜仗的威力去联络西域。汉章帝同意他的计划,又派徐干带领一千多人马去帮助他打龟兹。班超先结交乌孙国,乌孙王愿意帮助汉朝。汉章帝很高兴,又给班超派去八百精兵。于是,班超征发疏勒、于阗的人马,又联络月氏、康居,用计策打败车和龟兹的五万多人马。经过这一次大战,班超的威名震动了西域,连北匈奴也不敢再来侵犯边界。原来附属于北匈奴的58部,大约20万人口,8000精兵,分别在云中、五原、朔方、北地投靠了汉朝。

汉章帝基本上沿袭他父亲汉明帝的制度,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亦提倡文教,重视儒家。汉章帝性情温厚,封建史家多称他为慈祥长者,东汉贤君。但由于他的温厚,却又为后世贻害不少。

马太后在世时,汉章帝对她很好,尽心孝道。当时,一班大臣上书请求封马太后的兄弟马廖、马纺、马光为侯,汉章帝也认为他们三人身为国舅应该受封。但是马太后坚决不同意。最后,汉章帝背着马太后,在公元79年,封了三位舅舅为侯,破坏了汉光武帝外戚不得封侯的规定。马太后得知,只好喟然长叹。这一年,她也死去了。

汉章帝即位第三年即公元78年,立窦氏(窦融的曾孙女)为皇后。窦皇后没有生子,汉章帝就立宋贵人所生的儿子刘庆为皇太子。窦皇后心中怨恨,但因当时马太后仍在世,不敢放肆。等到马太后死去以后,窦皇后便在汉章帝面前中伤宋贵人,使汉章帝疏远了她们母子。不久,她又强夺梁贵人所生的儿子刘肇为己有,再施加诱惑使汉章帝下诏废太子刘庆为清河王,立刘肇为皇太子。之后,窦皇后又把宋贵人和她的妹妹、梁贵人和她的姐姐,汉章帝这四位贵人先后害死。对此,汉章帝竟无力挽救,听任她施展淫威。

窦皇后权威日盛,马廖三兄弟也失势,窦皇后的兄弟窦宪当上虎贲中郎将,窦笃当上黄门侍郎。窦宪恃势,横行霸道,竟敢强买汉明帝的女儿沁水公主的几顷好田,沁水公主只好饮泣吞声。汉章帝知道后,也只能把窦宪斥责一顿,别无他法。太尉郑弘上书,要汉章帝废除窦宪,汉章帝却有心袒护他。

公元88年,汉章帝病死。汉章帝18岁即位,在位13年,享年31岁,死后葬于敬陵。

 

       接第三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