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家的不平凡事
(代《聚贤茶室》开张宣言)
    陈贤庆(茶室经理)

  中学语文高级教师。2008年5月退休后,受聘为中山市老干部大学诗词班教师;2011年起受聘为市文化馆戏曲教师。为中华诗词学会及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山市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广东省岭南诗社社员及中山诗社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及中山市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曲艺家协会及中山市戏曲研究会会员、中山市档案学会会员、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会员、市教育局《老教工》报编辑、广东侨中老三届校友活动筹委会成员及网站主管等。

    世界上,不平凡的人家肯定有,既然称得上不平凡的人家,其家庭成员所经历的事,肯定也是不平凡的事。远的不说,近代如美国的肯氏(肯尼迪家族,中国的宋氏(宋庆龄家族等,都足以影响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时代。但是,世上的人家,毫无疑问,肯定是平凡的占了绝大多数。它们平凡地来到这个世上,又平凡地在这个世上消失,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中,能产生一位稍有名堂的人物,都是光宗耀祖的事。

   当然,我们的家庭,和亿万个家庭一样,只是平凡人家,父亲当过教员,军人,小职员;母亲原是家庭妇女,当过十余年工人;大哥和妹妹,是一般科级干部;二哥和我,则是中专学校和普通高中的教师。他们的妻子和丈夫,也是普通的干部,教师,职员等;他们的后代,已参加工作的,也未见出人头地,有的仍在读着大学中学,但没有显露出神童的气质或才能。到目前为止,整个家庭没有产生一位有点影响的政治家,科学家,文学家,体育家,更没有升起一两颗演艺明星或当红歌星。如此的家庭,遍地皆是,不足挂齿。如果就此而写出一两篇甚至一批回忆录之类的文章,恐怕会贻笑大方。但是,深入想想,文学,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写作,则是每个人所拥有的权利,虽则会有人耻笑,但笑骂由人,我们毕竟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着。这一点,应该勇敢地面对,而不要成为顾虑。如果我们再深入想想,我们这个家庭,其成员仅从父母辈算起所生活的年代,就几乎跨越了上一个世纪的一百年可能没有值得回顾事件

    父亲出生于1905年,1905年是一个什么概念?那是清朝光绪年间,是慈譆太后仍活着的时候,是孙中山创立同盟会的那一年。可以设想,父亲的童年,脑后应该是拖着一条小辫子的。母亲生于1912年,那是民国元年,是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又是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的那一年。大哥出生于1930年,是中原大战,东北易帜,蒋介石一统天下之后的那一年。二哥出生于1936年,是张学良,杨虎城活捉蒋介石,发动西安事变的那一年,是抗日战争爆发的前一年。上述四位的经历,不是可以包括了从清末到解放战争半个世纪吗?我则出生于19484注意我与我二哥之间的年龄差距,其间我父亲到哪里去了?),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发动山西临汾战役和河南洛阳战役,从战略相持转入战略进攻。在我一岁半的时候,共产党已得到天下。我妹妹出生于1951年,那是镇压反革命运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和三反五反运动的时候。我们这个家,送走了“战争”的年代,又迎来了“运动”的年代。新中国的风风雨雨五十年,我们又经历过了。如此说来,我们虽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些普通的人,但我们的身上,不是都带有一点或深或浅的时代烙印吗?

   既然我们这个家的成员,生活在上一个世纪的“战争与运动”的年代,要想过上平平凡凡的生活也难,要想超然遁世更不可能。抗日战争爆发,父亲投笔从戎,转战于江南一带;解放战争后期,大哥光荣入伍,追剿广西,云南的残寇;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二哥又参军入伍,远赴东北;至于土地改革运动,反右派斗争,我的祖父祖母叔叔姑姑舅舅大哥等身受其害;文化大革命,父亲母亲更被迫害回乡;上山下乡运动,更葬送了我和妹妹的宝贵青春!直到开放改革的二十年,我们才过上好日子……如此说来,我们虽是平凡人家,但又的确有着许多不平凡的故事,更何况,父亲当过小学校长、抗日军队的少校军需官,诗词和书法都极有造诣;大哥在广州举办过书法作品展,出版过书法集,广东的一名书法家;二哥出过书,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文章;大哥二哥都入选一些名人辞典;也出过书,些文章诗词能在报刊上发表;妹妹当过近万人的农场的劳资科副科长,现在又以经济师的身份担任上海市质量管理教育培训中心的骨干教师;妹夫当过黑龙江某国营农场的副场长,现在又在上海某公司担任董事兼副总经理;而我们三人,又都有当过知青的经历……如此一来,我们家庭的不平凡之处则越挖越多了。

 

    本来,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多少人不都是这样,带着无尽的记忆离开尘世的吗?但有些人肯定觉得,我和我的家庭经历了那么多事,就让它们灰飞烟灭,实在可惜,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出版或没出版的回忆录传世。有些人觉得,回忆录我固然要写,但要等我退休有了空闲以后。这个想法固然是最恰当最现实的,只不过,现代人操劳过度,身体未必永远健康,不幸遇到无情的老人痴呆症或帕金逊症,一下子就会删除了他们头脑中的所有记忆,就如同在电脑的键盘上轻轻敲下删除键那么简单。到那个时候,连悔恨的意识也没有了,岂不悲哉?就我个人而言,数十年间,我都有以诗当日记的习惯,也写过一些类似回忆录的文章,但全面地写写自己以及自己的家庭的过去,还没有这个想法。我觉得,如果把这些写出来,至少,我们的故事对于今天生活在甜水中的儿孙辈,会宛如童话或神话,当然,其中不乏如今正缺少的那些宝贵的精神财富,以及经验和教训。

今年6月份,我花了近八千块钱买了一部电脑,连同打印机和扫瞄仪。到了2000年的今天,才告诉别人买了电脑,确实是一件很羞愧的事,不过平凡人家,比别人落后三五年,也是很正常的事。暑假开始后,我学着在电脑上输入文字,继而写点文章。不知不觉间,我发现在电脑上写文章十分方便(这个“发现”肯定让人笑话,别人在五年前就发现了),也是在不知不觉间,我一边回忆着自己的过去,一边敲出了《我的文学之路》,《我的音乐之路》,《我的体育之路》等几篇回忆性的文章。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有不少的往事,我已经记不起来,或记不准确了!同时,我又凭着过去写下的一些文字,以及努力的回忆,又记起了一些本来已忘记了的往事。啊,我的心很不平静,我想,我现在身体并不算好,记忆力已在下降,恐怕再过一两年,我的记忆机能更衰退,再过三五年,老人痴呆症或帕金逊症真的会看中我,到那时,我便是废人一个,再想回忆点什么,已不可能了。于是,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紧迫感,不是吗,父母在生之年,我没有抓住机会抢救更多的有用的资料,如今已成遗憾,如果现在还不再抓紧时间记下那些该记的东西,那么,又会成为将来的遗憾!

自从有了这个打算之后,我就常想,有些什么是该记下的事情?渐渐地,我觉得该写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以我一人之力,是无法完成的,我没有理由不把我的大哥,二哥和妹妹也拉进这个计划之中,他们自己的故事,我是无法写的,因为我对他们的经历知之甚少。他们的故事,我当然希望由他们来写,但他们有没有精力去写,这又是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我暂时把这部家庭的“书”的序言写出,至于这部“书”的名字,就是我这篇序言的标题:《平凡人家的不平凡事》。

以上所提,不过是一个心愿而已,能否实现,还要取决于各方面的因素,不过,心愿就如理想,就如生活的目标,就如精神的支柱,有无心愿,实在是大不一样。所以,今后,我会以此来鞭策自己,不可虚度光阴,要抓紧有限的业余时间,做一些有益的事,包括这部我认为有意义的“书”。

为了能完成这个心愿,我认为必须要有一个方便大家写作及交流的方式,而现代的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理想的载体。2000年9月的某一天,陈家兄弟及其晚辈聚集在广州淘金路大哥家,为其祝寿。我提议说:“目下时兴网络,何不利用先进的互联网,建立一个家庭网站?”此提议即获通过,不久,我便注册了一个国际域名,开设了一个取名《聚贤茶室》的网站,将于2001年元旦开张。这样,陈家兄妹便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站,有了一个回忆青春岁月以及抒怀寄情的处所,有了一条维系亲情的纽带。

对于热情好客的陈家兄妹来说,此茶室的大门也为各路朋友而开,只要怀着一颗真诚的心,你随时可以进入,此茶室提供免费的红茶与咖啡,大家把盏谈心,追寻旧梦,放眼未来,激励余生,不亦悦乎?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愿我们的“书”越写越精彩;愿《聚贤茶室》越办越兴旺。  

                                                       200012月

       茶室经理自述   写于《聚贤茶室》网站开办两周年  写于聚贤茶室网站开办九周年  《贤声》序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