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谈古论今
 
 

陈贤庆历史专著   陈贤庆历史专著   陈贤庆历史专著   陈贤庆历史专著

中华历朝历代 民国军阀派系谈
民国军政人物寻踪 乱世学人——民国文化界社团
文革死亡档案1 2  3  4  5 6 悼亡诗里辨忠奸
我为什么参与写作“张振汉” 跟随红军长征的国民党将军
中国古代名人别称趣谈 以人为镜——文人掌故及评鉴  
黄圃历史文化 中山改革开放记实
 

陈贤庆古今杂谈   陈贤庆古今杂谈  陈贤庆古今杂谈  陈贤庆古今杂谈

一啖肉,两口酒,四根烟 读板桥家书所感
范母苏母与刘母 赞赞杜环之美德
有感于魏徵 我佛慈悲
李存勖为何不能乱花钱 学学管鲍之交
晏殊的诚实 “悬新瓜”与“入青云”
家有藏书好处多 家中两只狗
赵承熙案之联想 古今纳凉说
又到龙舟竞渡时 让文明之风永远吹送
姓氏杂谈 想起申奥往事
没有英超的日子 乒乓杂说
美国也会塌桥…… 国庆随想
10月21日,男足战缅甸…… 从山西的票号、商人说到黑砖窑
从《雨中岚山》到《仰望星空》 愿骗子少些“傻子”多些
盗亦有道”说 从《公厕守则》引出的话
股市杂谈 高考期间说“高考”
从官话到普通话 想起四年前的女足世界杯赛
58年前,光明战胜黑暗 国庆节庆祝形式的变化
占卜算命看相及其他 说会风
投亲靠友到台山 湖畔诗社四青年
如果… 阿牛哥,别走!
从法国音乐家的伤心泪说起 自撰墓志铭的大家
阳江黑帮案之随想 阳江黑帮案与“南海1号”出水
从麦崇楷想到辛公义 从“天山”引出的话
别让好人再受苦难 “狂跳”实验随想
旧日那位小朋友 文革四十年祭
五一国际劳动节感怀 话说贺龙和张振汉
说说温集祥 岳阳楼下廖家坡
有感于语文教师不会写文章 一报两贪官之随想
他的名字叫“解放” 也谈知青运动与知青
我经历和感悟的“上山下乡” 试论上山下乡知青群体的精神生活
信件何迟迟 旅游区的骗术
范跑跑与杨不管 月到中秋
我的“买房爱国”行动 谈毛的《蝶恋花-答李淑一》词
等待开场 初涉“幼教”
也说“阕” 从陈绍基到许宗衡
松原是个啥地方? 我说邓玉娇案
我说29岁的周市长 又说“状元”
我所了解的粤曲知识点滴 从韶关到乌鲁木齐
我不了解迈克尔·杰克逊 十年医保路,曲折且光明
中山新图书馆还需要建吗? 忍不住也说说“快女”
有感于贾平凹的散文《秦腔》 戏曲的"慢"与生活的"快"
"公平"与"不公平" 从“亚洲第一爆”说到“烂尾楼”
有感于恩克之死 漫说“忆苦思甜”
“阅兵”漫谈  相集《无奈的小村》观后
我说“最牛满分高考作文” 说说张辉瓒
今天才了解的纳兰性德 从京剧《赤壁》说到粤剧《小周后》
读《黄昏哲学》 从张悟本到李一
都是老鼠惹的祸 2011年4月2日夜
是什么缺失酿成此悲剧? 一曲悲歌
由老冯文章引出的话 从三十年前的《画笔春秋》说起 
“乐”与“情”  赴台会亲人 
九叔九婶的故事 写于120周年纪念日
归国五十年 珍惜旧日情
他是暨大历史的见证者 微信时代 
盛世?乱世?浊世?…… 我说香港 
读莫言的一篇演讲 车灾
也说说广州新一军公墓 少校已远去……
说“哄抢” 说案例
从国足到国奥 文革五十年祭
   

陈贤庆“香山故事”专栏  陈贤庆“香山故事”专栏  陈贤庆“香山故事”专栏

香山自古多豪俊 中山八景、十景之春夏秋冬
教育兴,乡邑盛 中国人何时开始认识西方?
香山人最早提出建立“经济特区” 香山人与外语学习
洋人自远方来 华工血泪
拿破伦侵葡波及澳门 清代澳门涉外凶案
古代香山教育回眸 香山航空先驱:中国航空事业奠基人
话说广澳铁路 小榄赏菊杂谈
天下粮仓 沧海桑田
黄圃为何曾冠以“大”字 安心黄圃赴家宴
想起当年花尾渡 “岭南水乡”抒怀
自梳女与不乐家 小榄镇史事
路桥今日话沧桑 今日浮虚山
歌诗唱响东升镇 话说“钱庄”
典当铺今昔 艺术人生百姓同
诗人兴会更无前 五十一年前他们是乡人大代表
友谊因邮缘而结 邮缘引出的一段中日友谊
端午文化 如何过好端午节?
游故居,颂伟人 侨乡处处耀侨光
香山美食 黄圃飘色
我佛慈悲,百姓安康 黄圃镇鰲山友声诗社旧事
乐入戏曲丛 唱得幸福落满城
伶仃洋里赞伶仃 浮虚山上鼎高昂
坦洲文物也风流 “香山”及其他
浮虚山上元兴塔 逸仙湖畔唱歌声
安普灵与石岐天主教堂 女市长被带走了……
朋友,你生活在一座幸福的城市 又到市老干大学开课时
从旧照片中追忆中中恳亲会 管弦歌舞惹遐思
从小戏棚到大剧院 坐火车进京,也可“朝发夕至”
当年,她们落户坦洲公社  从巴拿马回来的古文源先生 
陈美娟成功的背后 从大车村走出的林守基
石岐城建古今谈 大黄圃诗人诗社旧事
石岐西山寺  见证路桥连四方
见证石岐城建事 杨月楼案与《汇报》
   
   

陈贤庆“香山人物”专栏  陈贤庆“香山人物”专栏  陈贤庆“香山人物”专栏

林则徐与洪秀全 屈东序与留春圃
刘学询与钟荣光 无端狂笑无端哭
唐绍仪的“花园”情结 刘学询与闱
刘师复的故事 “品行学问都是好的”何乃中将军
郑观应与《盛世危言》 香山人与百年世博梦
古镇曾叫邦平乡 从票友说到郭琳爽
歌盛会,忆先贤 参加过香港两航起义的中山人
中山郑氏,未尽传扬 小榄李氏家族精英辈出
黄埔 军校四期生何广饶 值得永远纪念的乡贤
也值得永远纪念的乡贤 文人雅事宜传颂
访李老,记轶闻 高家俊彦宜彰显
翰墨丹青伴晚晴 画坛一“老雀”
他来自香港 当年落户罗松乡
中山这群爱乐人 刘达衡将军其人
再说刘达衡将军  说说陈天觉墓 
屈东序其人其诗   屈东序与大黄圃诗人
书画耀秋光  孙中山革命的追随者——萧自豪  
保定军校中的香山籍师生 寒梅璀璨粤讴传
   
                                         陈贤庆“孙文研究”专栏
 一位伟人与一座城市 高峡平湖慰先生
极具“风流天性”的诗人 孙中山与石歧镇
青年人,应“立志”“做大事” 顶天立地奇男子原版
孙中山的卫士们 孙中山遗体的一次遭遇
孙中山遗脏有故事 孙中山与五四运动
粤军——南昌起义的主力 汪精卫与孙中山
关景良与孙中山(上) 关景良与孙中山(下)
冯玉祥与孙中山 孙中山与袁世凯何时首度会面
孙中山与粤剧及粤剧艺人 孙中山发展铁路的愿望
孙中山与“阅兵” 孙中山与南洋
辛亥武昌首义是谁打响第一枪? 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彭刘洋三烈士
武昌首义与黎元洪的上  
“走近孙中山”系列(之一) “走近孙中山”系列(之二)
 

文史散文集《一位伟人和一座城市》序言及目录

城市的文化记忆与精神守望——读《一位伟人和一座城市》 (杨观汉)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研究

2008年(国际)知青学术讨论会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研究综述
当代知青专题研究述评 08上海(国际)知青学术讨论会侧记
“知青学”呼之欲出 倡议建立“知青学”
稳步扎实开展上海知青文化活动 知青运动与知青
也谈知青运动与知青 试论上山下乡知青群体的精神生活
我所经历和感悟的“上山下乡” 投亲靠友到台山
想起当年偷渡潮 知青多元化感情世界的探讨
蹉跎岁月 知青的婚恋家庭和情感特征
浅谈知青的时代价值 沉积的石头
《南燕北鹰》的故事 他的名字叫解放
无处安放的青春 《南燕北鹰》带出的四十年情谊
知青小记 知青下乡的回忆与评价
博鳌峰会  也说博鳌峰会 
   

              陈贤庆“诗词杂谈”专栏

 
                                                           陈贤庆杂感随笔
 
                          陈贤庆教海拾贝 (之二) (之三) (之四)
 

             陈贤庆“网络流水账日志”专栏

   

       其他

新二人转   2  3 吴宝祥先生论谈
黎康乔先生谈美利坚  2

张穗强先生论谈

冯国慈先生哲理小品文  2  3  4  5  6 余翩翩女士谈加拿大
   

 

  返回首页  

       

   

   

   

                     

 

 

 

不知道中国的昨天,就不知道中国的今天,也就不知道如何走向明天……
 
1.gif (26791 字节)